SAT的影響

| |
[不指定 2010/06/04 15:41 | by henry ]
SAT對美國種族關係的影響恐怕也是 Conant 始料未及的,自SAT測驗實施以來,非洲裔學生和白人學生的SAT平均分數一直有相當大的差距,導致非洲裔學生進大學的比例偏低,因此想增加非洲裔和拉丁裔學生上大學比例的人只好放棄以SAT成績作為唯一的入學標準,而代之以「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也就是將大學入學名額保留一部份給少數族裔的學生。不過平權法案日後引起一波又一波的抗議,尤其是白人學生聲稱他們遭到另類歧視。他們的SAT成績雖比少數族裔學生好,卻因平權法案保障少數族裔而影響他們進入心目中的大學,後來許多州便取消了平權法案。

SAT測驗實行五十年後的今天,Conant若有幸目睹當今的美國高等教育,應很慶幸那些居領導地位的研究性大學已成為全國性的高等教育學府,招收來自全美各地的優秀學生,不過他最大的理想並未實現,美國並未從分裂中重建成一個社會和諧的國家,今天我們的社會仍有特殊階級存在,許多頂尖大學的學生也未如他所預期的成為大眾公僕或政府機關的領導人,相反的,他們多成為高薪的專家、顧問、投資銀行家、律師、醫生等等,並期盼自己的子女將來也能步他們後塵,有較高的社經地位。

整體而言,SAT及其他類似的測驗並未解決美國的教育問題,只是繞道而行罷了。今天如果學生就讀的學校不好,他們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將更甚於ETS創立時。我們的社會對就讀好學校、SAT成績高的人十分有利,對就讀較差公立學校的學生則十分不利,對這些學生而言,想獲得良好教育及基本技能的最佳途徑便是使所有的學校達到一定的教育水準。要達到此目的,勢必會侵犯目前教育屬地方統籌管理的情形。不過,我們應將學生學習列為第一優先,其次才考慮教育主管權的問題。如果學校教學成效不佳,就應由高層的教育主管單位接手。假使各種改善學校的努力皆效果不彰,聯邦政府則應接手管理。
Tags:
SAT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760)